“希望发展普惠托育体系”“鼓励现有幼儿园开办托班”……前不久结束的全国两会上,有多名代表委员都关注到了孩子入托难的问题。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2022年的主要任务,也提到了要“积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,出台政策支持幼儿园招收2至3岁幼儿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双职工家庭对于托育服务的需求很迫切,而他们也更加信任幼儿园办的托班,但目前幼儿园办托班的情况非常少,想找一个平价托班更是难上加难。

刚需

每月12000元价格贵但没辙

朱莉的孩子已经两岁半了,因为担心孩子上幼儿园会不适应,朱莉想提前找一个托育班,让孩子体验一下集体生活。“我比较想找幼儿园办的托班,感觉更正规,更有保障一些。”

年初的时候,朱莉留意到一条消息,说北京市今年将鼓励幼儿园招收2到3岁的孩子。原本以为相关政策已经开始推行,可朱莉咨询了家附近的幼儿园才发现,目前政策还未出台,这些幼儿园都不能提供托育服务,只招收3岁以上的孩子。“不知道这政策,我们家孩子能不能赶得上。”

幼儿园托育班找不到,朱莉只好搜索市场上托育机构办的托育班,而机构的报价让她有些犹豫。“最便宜的一个月也要七八千,贵的都是1万元往上。”

咨询时,有不少机构都把“国际班”“双语”“有外教”当作宣传卖点,可朱莉对此并不感冒。“我宁可这些托班没有外教,价格便宜一点。”另外,朱莉也怕孩子上了比较贵的机构托班后,万一幼儿园的环境不如机构好,孩子心理有落差,“最好还是幼儿园的托班,这样就不用换环境了,可以衔接到小班。”

平时,朱莉的孩子是由姥姥照看。毕竟有老人帮忙,朱莉还有余地可以“犹豫”。但对于张静来说,托班已经成了刚需。张静是双职工家庭,孩子如今已经3岁多上幼儿园了,可在一年前,关于如何照顾孩子的问题,张静遇到了挺大的困难。

原本张静家也是由姥姥来看孩子,可孩子2岁多时,姥姥突然腰部不适需要休养。奶奶还要照顾年迈的父母,也没法腾出精力来带娃。因此,摆在张静面前只有两条路,找保姆或者找个托班。

思来想去,张静还是决定报一个托班,毕竟托班的老师更加专业一些。她和朱莉一样,也是咨询幼儿园托班无果,只能求助机构。最终,张静选择了一家一个月12000元的托班,虽然价格很贵,但她也只能勉强承受。“毕竟也没别的办法了。”

幸运

幼儿园办托班家长孩子都满意

住在通州的蒋丹,家里大孩已经上小学,二孩目前2岁8个月。之前,大孩是由家里的老人帮忙照顾,但如今老人年事已高,再带二孩身体有点吃不消。

老公一直要工作,蒋丹只能请假在家带娃,长此以往不是办法。蒋丹也考虑过请保姆,但始终没找到合心意的人选。商场里的早教中心,只能提供半日托服务,没法满足要求。最终,蒋丹也走上了找托班这条路。

相比于朱莉和张静,蒋丹无疑是幸运的。对小区周边进行地毯式搜索之后,她还真找到了一家名叫“阳光溪语”的幼儿园,可以提供托育服务。幼儿园离小区稍稍有点距离,但毕竟能解燃眉之急,蒋丹还算能接受。带孩子现场考察过后,孩子也觉得环境不错。更关键的是,幼儿园托班的收费不贵,每个月保育费只要2980元,再加700元餐费。相比于附近的托育机构,这个价格算是十分亲民了。

去年9月,蒋丹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上托班。如今已经半年过去,一切都比较顺利,孩子的反馈也不错。老师每个礼拜都会在班级群发布当周的活动计划,蒋丹看到,很多活动都是在培养孩子的认知,帮助建立良好的生活习惯,这也比较符合她对于托班的期待。

让蒋丹欣慰的是,托班确确实实给孩子带来了变化。生活上自理能力更强了,孩子对待外人的态度也有了转变。“没上托班的时候,孩子比较内向,平时不愿意跟别的小朋友玩,也不愿意说话。现在已经放松很多了,在小区里也愿意和别的小朋友打招呼一起玩了。”

因为对托班的印象不错,蒋丹已经决定,今年9月继续让孩子上同一家幼儿园的小班。“听说老师都是跟班制,到时候一起升小班。现在孩子已经比较黏老师了,我想了想那就接着上吧。”

园方

具备表达意识是入托最低要求

记者咨询发现,目前市面上能够提供托育服务的幼儿园数量十分有限。开办托班的幼儿园,大多数也都是民办非普惠园,托班的收费并不便宜。

其他的幼儿园,为什么托班办不起来呢?有园方表示,幼儿园3-6岁的学位就十分紧张,没有余力再去招3岁以下的孩子。还有的幼儿园,此前曾办过一段时间的托班,但后来也因为幼儿园阶段的生源越来越多,班额不足,最终把托班取消,改为小班了。

“我们幼儿园开办的时间不长,所以目前班额还比较充足。”阳光溪语幼儿园园长王萌表示,幼儿园是2020年9月才正式营业的。考虑到周边居民有托育需求,幼儿园就准备开办托班,还把材料交给了区教委,并得到了批准。

对于托班的收费,幼儿园结合自身硬件设施和照护成本,同时对比周边托育机构的收费,综合考量之后,定出了一个相对亲民的价格。王萌表示,阳光溪语幼儿园是国企办园,所以在社会责任上也有一定的考虑,不是单纯奔着盈利去的。

目前,幼儿园的托班招收的是2到3岁的孩子。除了年龄要求,孩子也需要具备一定的表达意识。“话说不全没关系,但至少能表达出一些意思,让老师能明白就行。自理能力上没什么要求,我们老师都会照护好的,孩子穿着纸尿裤来都没事。”

虽然才新开不久,但幼儿园开办托班的消息已经渐渐在家长中传开。去年9月,和蒋丹家孩子同期入托的只有另外7个孩子。今年3月新学期,托班上又来了7个新同学。王萌表示,幼儿园不分寒暑假,想入托的家长,随时都可以把孩子送来。一个托班的人数最多20人左右,如果招收的孩子数量超过了班额,会分为两个班。

专家

收费标准和师资培养都应着重关注

目前,北京市关于如何鼓励幼儿园招收2到3岁孩子以及如何实行普惠托育的政策还未出台。早教专家范佩芬表示,既然政府报告中提到了普惠托育这个概念,就应该在托班的价格收费上给出一定的标准。

“我们都知道普惠幼儿园是一个月保育费不高于900元,在我看来,托班阶段的收费标准,应该会比这个高一些。”范佩芬表示,2到3岁的孩子相较于3到6岁的孩子,在照护、班型、教室环境上都有更高的要求,照护的人力物力成本都要更高,因此收费稍高一点是比较合理的,但具体定在什么标准,还需要进一步测算。

此外,考虑到托班孩子的照护难度大,托班老师也应该接受更加细致的培训。范佩芬认为,对于2到3岁年龄段孩子的生活习惯,心理特点,老师都应该更多地了解,已达到更好的照护效果。

对于专家的建议,王萌也十分赞同。如果要推行普惠托育,作为从业者的王萌希望政府在补贴上能够提供一定的支持。“我们幼儿园因为有国企作为背景,即使目前班额没招满,也是能够负担托班运转的。但如果是资金不太雄厚的幼儿园,如果补贴支持不够到位,可能办托班就比较难。”

在师资培养方面,王萌所在幼儿园的老师目前都是依靠园方自行开展培训。“我们也希望官方能提供一些培训标准,或者能开办一些课程,方便我们的老师进一步提高。”

此外,王萌还希望上级部门在托育资质信息公示方面能够更加明确。当初申报托育班时,虽然幼儿园提交了一些材料,但只是得到了口头上的批准,并没有托育证照之类的东西下发。“我们跟家长宣传的时候,只是说我们是正规的,有资质,但要我们提供什么东西,我们也拿不出来,不像办园许可证那样有个小本子。如果网上有一个备案查询系统,能够证明我们有资质,家长也更放心。”

(原标题:调查|2至3岁幼儿托育有刚需,为啥幼儿园平价托班那么少?)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 | 记者 莫凡 美编 宋溪

流程编辑:u025

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,声明如下:
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,不得转载、使用、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、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内容。联系电话:010 852023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