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创业不是挣快钱。我们必须要把事情做好,才能有生存下来的机会”

——赵勇

3月17日,格灵深瞳公司创始人、CEO赵勇,用力敲响了上市鸣锣。公司正式挂牌上海交易所,被誉为“A股科创板人工智能第一股”。

今年是他来京创业的第十年。

赵勇的履历漂亮极了:陕西人,在复旦大学念完本硕赴美深造。从常春藤大学博士毕业后,曾在谷歌总部研究院任资深研究员,是谷歌眼镜的早期核心研发成员。

这样一位简历闪闪发光的工程师,为什么来到北京,挤在一间民宅里开启创业的旅程?

这个决定其实并不突然。在美国那些年,赵勇一直关注着快速发展的祖国,希望有机会为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作出贡献。“我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。但越是身在海外,爱国的情绪就越是强烈。”赵勇很符合人们对计算机工程师的印象,讲话条分缕析,哪怕说到最动人之处,脸上也平静从容。在美国时,有天跟一位南美裔朋友聊天,对方的一句话让他深受震撼:“他说很羡慕我,因为我有一个欣欣向荣的祖国可以回。”

对赵勇来说,北京是个陌生的城市。促使他来京创业的,是知名投资人徐小平。

2012年,他们在硅谷结识。当得知赵勇有回国创业的想法时,徐小平爱才心切,甚至直接为对方买了一周后飞北京的机票。回国后,又把自己的公寓借给赵勇暂住,还把他引荐给了创投圈的朋友和朝阳区高层次人才服务中心。

赵勇团队的技术自然相当领先。当时,国内的计算机视觉仍以二维图像识别为主,而他们已经可以让图像以三维数据来呈现。“比技术更复杂的是创业的庞杂事宜。当时我要注册公司,但对所有程序都一窍不通,就连身份证还没来得及办。”赵勇说,公司起初只有四五个人,也没有太多资金,租不起CBD的写字楼,就挤在一间民宅里办公,有点儿“车库创业”的意思。朝阳区高层次人才服务中心帮他找了公司注册地址,还专门派人陪他跑完所有注册手续。2013年4月,格灵深瞳公司成立了。

当时,万众创业之风尚未袭来,人工智能也并非风口,赵勇一遍又一遍游说投资人,为公司争取生存的机会。包括他在内的几位员工,谁都没想过漂亮的办公室、丰厚的工资,只想着把事情做到极致。

“有非常艰难的时候吗?”记者问。

艰难好像真的谈不上,北京非常厚待我。”赵勇沉吟了一下,讲起往事。公司成立没几天,他们几个人正在头脑风暴,忽然有人来通知他:中关村管委会的主任来了!不一会儿,呼啦啦来了几十个人,把那间小屋子都塞满了。各部门都很关注这位民宅创业的世界名校毕业生,承诺为他解决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。有一年公司开发布会的场地临时出问题,短时间内又找不到合适的。当时朝阳区正办全球创业赛,知道他的困难后二话没说,加快了大赛进度,紧巴巴腾出几个小时的空档期,解决了格灵深瞳的燃眉之急。

九年来,格灵深瞳从初创公司,到如今拥有300多名员工,也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明星公司。

2020年初,新冠疫情暴发。大年初一,赵勇正和家人在国外度假,市科委负责人致电询问:能否在短时间内研发出高通量测温设备,在人流量大的公共场所迅速发现并找到体温异常的“疑似人员”,防止疫情扩散。因为这并非公司的主营业务,技术上存在不小的难度,所以赵勇非常犹豫,回复说,需要一个下午的时间考虑。

那天下午,妻子让赵勇去超市买点口罩,带给国内的亲友。他去超市买了一盒口罩,短短几小时后再去时却发现已经限购,每人只能买一只。“我忽然意识到,这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。这时,我们就不能用商业思维去考虑问题了,不论挣不挣钱、是不是主营业务,都必须要顶上去。

格灵深瞳第一时间召集30多名精锐研发人员,组成紧急攻关小组。仅用8天,就拿出了测试设备。该系统高效融合了红外热成像与人脸识别技术,利用双光结构动态测距,高精度识别人体温度,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智能人脸温度监测解决方案。

设备要大面积铺开,但当时很多快递企业都暂停运转,为了确保热成像芯片能从外地厂家按时进京,赵勇和同事开车一趟趟跑去首都机场拉货。很快,北京的很多公园、商场、交通枢纽和企事业单位,陆续用上了格灵深瞳的双光温测智能识别系统,每天可保障百万人出行安全。

让计算机看懂世界是赵勇的“野心”。创业十年,他一直在为此而努力。

(原标题:人工智能第一股公司创始人赵勇:北京非常厚待我)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 | 记者 朱松梅

流程编辑:u025

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,声明如下:
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,不得转载、使用、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、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内容。联系电话:010 85202353